当前位置:首页 > 范文 > qingquneiyi_出轨的女人完整版短篇小说章节

qingquneiyi_出轨的女人完整版短篇小说章节

时间:2019-08-10 13:04 来源:https://www.niubiba.cc 作者:侠客
小说龙王老公赖上门(于梦凡苏洛寒)全文免费阅读,简介:我慌了,带走是几个意思?他们要带我去哪儿?去干什么?看着阿娘仍然在地上紧抱着肚子抽搐着,我的心更慌了。这一刻我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孤立无援。一向强势的阿爹现在也不能像往常一样第一时间出现替我阻挡眼前……喜欢就点击阅读全文吧!

第十七章 亡灵夜泣

  好吧,我承认,我是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不应该卖弄这样的小聪明,性质恶劣,影响极坏,要换做我是养殖场场主知道自己喂养的小鸡小鸭不见了肯定要心痛死。
  说到底我其实还是不太适应城里的生活,在三洋镇清明村,想吃啥都有,后门坡上的林子里哪儿哪儿都是,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去捉,而我惯用的办法就是投食,闹晕,打包,带走……不像这里,在清明村白送都不要的货,这也要钱那也要钱,吃个鸡竟然也要钱,最可气的是我的钱竟然还不能用!
  “谁说不给你了?你可以管我要啊,没长嘴吗?”
  “那行,我错了,我承认错误,只要你肯给我买菜钱我以后再也不干了。”
  他像是被我气笑了,表情稍显滑稽:“你现在不是找着工作了吗?你白住我的房子我一分钱没收你的。”那意思不言而喻了,就是我要“补贴家用”的意思呗?
  关键是他还一副孺子可教的神情……
  “愣着干什么,赶紧做饭!”话落一下推拒着我到厨柜前。
  “什么也没有啊做什么做!”
  “锅里的是什么?你刚不是说热一热就好了?”
  好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认命的撩起袖子忙活着,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问他到底是怎么知道我到养殖场捉鸡那事儿的,我才第一次听到“监控”这个词儿。
  原来,我第一天动手的时候,那养殖场的场主就盯上我了,还一路尾随我回到住处找到了苏洛寒,以监控视频向他索要了1000块钱,不然就要把我曝光什么的!
  我听的直愣神儿,监控是干什么用的?几只鸡,几只鸭,几条鱼要值一千块钱吗?好贵……还有曝光,怎么个曝光法儿?听起来好怕怕的样子。
  他站在后面有些疑惑的问出了声:“你做的东西似乎都不是用刀切的?”
  “嗯。”
  他似乎对我用到不用刀很感兴趣:“厨房里的刀你为什么全都扔到了楼下的垃圾桶里?”
  “因为不好用。”我简单回了句。
  “那你是怎么做到不用刀就能把肉骨头剔除干净把肉切沫的?”
  他就站在我背后,一动不动的,弄的我有如芒刺在背,怪不自在的:“哎呀你出去吧我做好了叫你。”
  “不看着你万一你真做耗子肉给我吃怎么办?”
  耗子肉?我刚刚好像只是说了句气话拿来做比喻的,半转过身回了句:“我的天我是那样的人吗?”
  “你连偷鸡摸狗的事儿都能干谁知道你会不会真就那样干了。”
  “我是偷鸡了,但是我没摸狗!”放下锅铲,关了灶火就回了房间,他爱吃不吃!
  我想家了。想阿爹,还有阿娘。烧饭什么的阿爹最在行了,阿娘烧火,我一般就坐等吃现成的,极少有自己动手的时候,因为怕切菜或是什么的切到手,而九岁那次出血事故,打那以后阿爹是绝对绝对不会冒险让我留一丁点血。
  现在阿爹阿娘都不在我身边,没了他们,我什么都要自己去尝试着做,比如那什么天然气灶,什么电饭煲的……
  再也没有人在我耳旁唠叨,做错了事情就发了狠的教训我,刚刚苏洛寒突然凌厉的教训了我一顿,虽然有点伤自尊,但起码有人能提醒我改正错误,还有那么点感激他吧。
  所以这几天切菜啊什么我都避免用刀,就一直用着阿爹教我的方法。
  第二天出门的时候,我早早的上楼敲他的门找他拿菜钱,他就递给了我一张卡,说密码是666666让我自己去取出来用就是。我的天我就奇了怪了,这城市都这么麻烦吗?我要怎样把手里的卡变成钱啊??
  我问他,他啥也没说,就给了我一个白眼,砰的一下就把门合上了……!!
  好无奈。
  兼职一天,浑身哪儿哪儿都酸痛的要命,晚上九点下班了我就找我一个同事手把手的教我怎么把卡变成钱,反正我差不多搞了大半个小时,才总算是见证了“把卡变成钱”的奇迹时刻。
  彼时,夜已深。
  我提着菜,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一路朝家走,感觉到脚下好像有什么东西拉扯着自己前进的脚步,怎么拖都拖不动。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我咬牙想要踢开脚下的不明物体,奈何怎么踢都无济于事。我踢的越狠,大腿处就越会被刮到……
  借着路灯停下来低头仔细看了一下,好家伙,竟然是一双染血的手死死的抓着自己的脚踝处不放,任凭我如何生拉硬拽,那双手依然抓的牢牢的,还比之前更用力了几分。
  我蹲下身来,看着躺在血泊里的人,一头白发袭裹全身,浑身都流淌着腥红血液,随着血液层层浸透,不仅染红了她的一袭白衣轻纱,亦染红了她那一头白发。
  这头发怎么这么长?半点也分辨不出她原本的模样。
  女人吗?
  头发那么那样长,还是白色儿的,看起来格外怪异。
  “放开!”
  “我让你放开听到没有?”
  大晚上的,碰到这种事情,此刻我只想飞奔回家,谁知道它是人是鬼,还是那种不干净的邪祟,想想都浑身发毛!
  面朝地下的人却依然毫无反应,依旧死死的攥紧我的裙摆。仿佛还有股冰冷黏腻的东西顺着它的手往我的腿根缓速的滴落着着。
  本就漆黑的夜,死寂一片,却因为这个仰躺在地下的人而变得那么阴森可怖了。
  大拇指和食指竟然不可控制的微微颤抖了一下,痛苦的哼了一声。吓的我魂儿都快没了!
  我再次环顾了一下四周,冷风嗖嗖的,一个人影儿都没有。心里暗自思衬着到底该怎么办,如果我为了怕麻烦装作没看见扭头就走,我想,她应该必死无疑了吧?
  看这身形起码得有一米八九的样子吧?我卯足了力气一把翻过躺在地上的人,虽然满脸是血却也不难看出这人的清新俊逸,一双似喜非喜的眸子,让人见之忘俗:“你到底想怎么样?”
  “救,救我……”
  看来真是受了很严重的伤啊。
  沙哑的声音这么微弱,难道说他是男的?可是男的哪儿来这么长的头发??就这样不小心呢喃出声:“一个大男人留这么长的长发干什么……”
  他紧皱着眉头,似乎忍着难言的剧痛,紧抿着薄唇,不发一言。
  我一颗心七上八下的直打鼓,能体会到此刻她正拼尽全身的力气抓着我的脚踝,不论我说什么,他都无动于衷置若罔闻。出于本能,我警惕性油然而生:“凭什么?”
  他勉强支起半个身子,毫无血色的病态白,眼里带着一抹不容置疑的坚定:“算我欠你一条命!”
  在清明村经历的太多太多了,很多诡异莫名且不可思议的事情我都有亲身经历过,夜很深了,我真的害怕是什么不干净的邪祟,惹上这些东西说不定我还会重蹈被那个妖孽男整蛊的覆辙。
  可他刚刚句话却是极大的震撼了我,我开始有些摇摆不定了。
  看着眼前这个体型高大的人,虽然看上去很无力,可是浑身散发出的气息却是极带杀伤力的。又转而瞧了瞧地上那一大滩腥红的血,毅力还不错,流了半升血还要力气死抓着我不放手。
  但是,我现在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啊……我还等别人救我呢!!
  “那,那我给你打120?”望着四周满地都流淌着淋漓的鲜血。感觉打120是最好的办法了,只是打一通电话而已,也不是很麻烦的事,再说我又不是治病救人的医生我怎么救啊!
  “什么?”
  “我说给你打120!”
  以为他是没听见,我凑近他耳朵再次重复了一遍。
  “什么东西?”
  “……”
  他依旧犟起半边身子抬头紧盯着我,冰冷的眼神犹如地狱之鬼,让我不禁心头一紧。
  他一字一句掷地有声:“你先带我回家。”
  我愣了愣,他染血的手湿哒哒的,再磨叽万一他死了那我阴差阳错成了杀人犯怎么办?于是会意,反手握住了他的手,他也趁势支起身,借力俯靠在我的左肩。不速之客却悄然到来。
  就在这时,惊风之中似乎吹来亡灵夜泣的哀鸣,充满荒寒阴森之感。凌厉的风中似乎饱含着幽怨,四周一片杀气腾腾。qingquneiyi_出轨的女人完整版短篇小说章节_WWW.HTTPS://NIUBIBA.CC

第十八章 不能脱这里……

  那感觉就好像有无数你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潜伏在你周围!他似乎感受到了我的微微颤抖,提起一口气对我说道:“没事,你就大胆的往前走。”
  出于阿爹自小对我的教诲,我使劲浑身力气才把他背回我十几二十平米的小窝里。
  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子,扶起他,他几乎把他全身的重量都压靠在我的身上,我觉得就是三个我加起来可能都没有他沉。
  好不容易把他弄回家,看着自己只有二十平米的小窝,我真的不知道该把他安置在哪儿。一路上,他的身体竟然还在源源不断的冒血,不仅把他自己的衣服浸透了,还把我肩膀上大面积的衣服表层给染红了。
  再这么流下去,我估计是真没得救了。
  “那什么,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吧,我又不是医生,你再这样流下去会死的!”
  最重要的一点,他身上的血温不同于常人,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心理作用,他流出的血的血温简直可以说是毫无温度,就跟冰块儿似的。
  他低垂着眼眸,摆了摆手说道:“不用。”
  我找来一个比较颜色偏暗的床单,铺在地板上,然后把他平放在床单上,急忙去烧水,拧毛巾把他脸上的血给擦拭干净了。
  一张容貌非凡干净白暂的脸好看到让人直想犯罪……眉毛英挺,眼如寒星,透着一股子沉稳冷峻,纤薄的唇紧抿着,给人一种谪仙的感觉,这和我看过的古书画册里的人物极为相似。
  不过,他这血这么流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啊……
  正想着,他似乎还在流血,竟然把我新拿出的干净床单又给染红浸湿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头萌生出了一股从未有过的丝丝悲凉,不禁感动惋惜和疼痛,好像躺在地上皱眉的不是他是我自己一样。
  “你叫什么名字?”
  “于梦凡。”
  “我姓上陌,名溪时。”
  什么东西?上陌溪时?好怪的名字。
  “我觉得你真的应该去医院了……”他那跟洪水决堤似的流血不止,看来伤口并非一般的。
  “这里很安全,你帮我把伤口缝上就好。”说完,就兀自转身背对着我。
  缝上?说的容易……我连针都没拿过怎么缝??
  “我不会,哎呀要不我还是给你打120或者找个医生来给你看?”乍一想到我拿针穿线,然后还要刺进他的肉里……这多惊悚啊我的天!
  “你有这说话的功夫我的伤口就缝好了。”好吧,他要是这样说,那我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反正又不是我痛,既然他强烈要求我还能说什么?
  按照他的指示,我一点点拨开他染血的衣服,却被他伸手半路阻拦:“不能脱这里。”
  “你没病吧,我不脱你衣服我怎么给你看伤口?”
  “找剪刀,剪。”这句话言简意赅,我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好不容易将他上身所有的衣服全部处理掉,他上身所有地方都是疤痕遍布,道道都是那么显眼,腥红的血液从肉里渗了出来,有的结了痂,有的已经化脓。
  不经意的一个晃眼我还看到他了他前身腰腹处,臂弯上的情景,我顿时捂着嘴站起身,不可抑制的浑身发抖,手里拿着的剪刀“哐当--------”一声掉到了地板上,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他的身体实在是太吓人了,似乎除了那张完美的脸没有伤痕外,右臂被划和肩甲处皆挂了彩,鲜血直流。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砰砰砰-----砰砰------”
  我一猜肯定是苏洛寒那个家伙!!怎么办,住进来第一天他就有跟我说没有他本人的允许是绝对不能带外人进来的。
  一个等着我缝伤口,一个等着我去开门,怎么办怎么办?
  我这边正着急着呢,旁边的他反应比我还激烈。他猛然间睁开双目,一下将底下那张床单裹在身上系住,艰难的从被单上爬了起来,摇摇晃晃的站起身。
  憔悴的脸上焕发出一种耀眼的光辉,脚下一个跨步,似浮扁掠影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靠近我,将我的手反向横于胸前,用力一挥,我猝不及防的一下四仰八叉的仰躺于地面。
  肩关节处发出咔嚓一声,脱臼了!
  我紧抱双臂,丝毫提不起任何力气。那种让你无法忍受的钻心刺骨的痛简直要命,我咬牙切齿的看向眼前这个身法诡异的男人,气急败坏道:“喂你发什么疯?”
  疼的我直抽气儿,该死的下手这么狠!
  他却是原地怔愣了一下,继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来这条街之前怕别人认出自己是女的来,而用纱布专门裹缠了好几圈的胸。似乎在辨别什么。
  他嘴角勾勒出诡异嗜血的浅笑,直直的盯着我:“你是女人?”
  我的天我是长得有多粗犷才能让他误会我是男的啊……!!
  阿爹常说,女人是非多,而且在东城男人好像走到哪里都备受青睐,我那日出了医院就为了不被人认出我是女孩子还特意去一个叫名流的剪发屋子剪了个男士发型,穿了身宽松的休闲装又是裹胸又是换装备。
  除了苏洛寒知道我的真实性别我几乎成功骗过了所有人。没想到眼前的人眼睛竟然那么毒……
  “你从哪儿看出来的?”
  “你的胸……”末了还不忘加两个让我牙根儿痒痒的字:好小……
  我有些羞红了脸,兀自岔开话题:“那你摔我干什么?我手都脱臼了你怎么这么凶残啊!”
  与此同时,门外的敲门声越发厉害了,一声高过一声。
  “不准开门!”
  他这着急的一吼,我脑子有点发懵,顺势站了起来,猛的拍了拍桌子,想也不想的就脱口而出:“我说你这人到底有没有搞错啊,是你死乞白赖硬让我带你回家,现在倒好,还出手打我连一声谢谢都没有竟然还吼我?”脑子有病吧!
  “于梦凡你磨蹭什么呢快给我开门!”好吧,苏洛寒的声音猛然响起,我的气焰瞬间焉了下去,屋子里这大打股血腥味儿,想瞒也瞒不住,还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不定还能争取到他的从宽处理……
  “你干什么?”
  “开门啊干什么!”我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
  “我说不准开。”
  “于梦凡你个猪赶紧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