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社会万象 > 小说推荐【医道风云】完整版-医道风云全文章节

小说推荐【医道风云】完整版-医道风云全文章节

时间:2019-07-11 11:29 来源:https://www.niubiba.cc 作者:侠客
京华的第三医院,是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也是京华首屈一指的中西医结合三甲医院。
今天是三院迎接实习医学生的日子,礼堂大厅人声鼎沸,热闹非常。
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中,张琦正在打盹睡觉,可下一刻,忽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东张西望,左顾右盼,就像是做了噩梦被吓醒一般。
“怎么回事?做梦么?可这梦……也太真实了吧?疼,不是做梦?难道……难道?”
看着人声鼎沸的环境,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他的确身在三院礼堂大厅之内。
他居然……重生了。
上一世,他的人生很失败,可以说平平无奇,默默无闻,按部就班,朝九晚五,生活单调乏味没有激-情。
18年的时候,从京华中医药大学分配到附属三院实习,7月4号,就是今天,他先在医院实习一年,然后转正成为一名正式的合同工。
之后又在三院做医生,足足干了10年临床,因为亲眼见到同事收药商红利,被他揭发后,导致同事间相处很不愉快,之后被调到药房又干了5年药剂师。
都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可张琦的从业生涯15年,是越活越完蛋,被同事排挤而被冷落。
之后只能辞职,另谋生路,经人介绍,他去了药厂,成了一名研发新药的科研员,岁月如梭,时光荏苒,这一干又是10年。
张琦24岁开始医生做了15年,默默无闻的科研员又做了10年,整整25年的从业生涯,他是磕磕绊绊,大起大落,甚至都没有娶到媳妇,说起他的过往经历,只能用无聊两个字来一笔带过。
生活不如意十有八九,无聊之余张琦曾经多次幻想,如果再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他决不会当医生,甚至不会考医科大学。
但问题是,上天真的给了他重生的机会,但为什么偏偏是分配实习的时候。
“根本没的选啊!”张琦不禁有些颓废的喃喃自语:“哪怕让我回到高中时代,重新经历一次高考也好!”
医学生分为两类人,一类是西医,一类就是中医。
如今这个时代,重西轻中很严重。
没办法,社会对中医的负面影响,再加上行业内的排挤打压,中医各方面都得不到重视,恶性循环,导致中医生存环境一年不如一年。
幸好在未来……想到这张琦忽然站起来,神情也充满激动。
在不久的未来,中医在世界卫生组的推崇下,终于被世界认可,伟大且神奇的中医中药,在未来完全主宰世界,成为了世界主流医学。
甚至在那个时代,世界上除了正常老死之外,没有任何一种疾病是无法治愈的,而这些治疗理念,都深深的记在张琦的脑子里。
记忆中,上一世他从京华中医药大学分配到附属三院实习,也就是从今天开始,他先在医院实习一年,然后转正成为一名合同工。
整整25年的医学工作经验,身为医疗工作者,别的什么也不会,但每一款治疗绝症的方法,以及新药的化学公式,都深深的印在脑子里。
没错,不管是未来的纳米医疗技术,还是分子离子重造细胞,以及人工细胞再移植,这些先进的医疗理念,在现代这个时代,只要运用得当,他,能改变世界医学观念。
他能成为医学界的传奇!
他能成为世人称赞的神医!
越想越激动,如果周围没人,他真的想大喊一嗓子,尽管如此,张琦依然兴奋的在心里暗暗发誓:
既然让我重活一次,我一定要载入历史,我要成为这个时代的传奇神医!……
“医学生实习报道会马上开始,请会场内的同学们保持安静。”
随之会场的喧哗降低几分,但还是有不少学生窃窃私语的聊着天。
这是三院礼堂,主席台上是三院的领导班子,院长副院长,以及各大科室主任都在场。
主持会议的是医院人事部主任周正,他扶正眼镜,拿着麦克说:“今天,是你们从课堂走入临床的第一天,今天,也是你们职业生涯的起步阶段,从今天开始,你们将会进入医院,正式接触病患,在此我要提醒在坐各位,你们只是医学生,还不是真正的医生,在医院实习,少说话多做事,下面开始正式报到。”
主席台旁边,有负责登记的工作人员喊道:“西医院校的同学优先,到这边来排队,学中医的继续等着,一会统一分配你们的实习科室。”
西医院校的学生们起身,整齐有序的排队登记,而中医院校的同学们,则愤愤不平的嘀咕道:
“凭什么总是学西医的优先,这不公平!”
西医实习生冷嘲热讽,暗中指指点点的说:
“瞧这些学中医的混子,我猜他们肯定被安排去刷马桶。”
“学中医的连血压计都不会用,除了刷马桶别的也干不了。”
看见这一幕,张琦忍不住的感慨,一切都跟上一世如出一辙。
会场秩序有些混乱,医学生在排队登记,有些无聊的中医学生去观摩,结果与西医实习生发生口角。
“看什么看,你们这帮学中医的混混,知道怎么配药打针吗,知道注射器怎么用吗?”
“你找茬是吧?”
“别吵了。”人事部主任周正及时阻拦,但却偏瘫西医实习生,斥责的说道:“你们这些中医院校的学生,一点规矩都没有,不是让你们在一边等这么,来这里干嘛,还不走。”
“不就是实习么,老子还不稀罕呢!”年轻气盛的学生都有脾气,脱下身上的白大褂往地上一摔,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坐席区,张琦看见离开的同学,并没出面阻拦,学中医的在医院实习很受气,这谁都知道,大部分人都忍不了,毕业后转行的比比皆是。
但是,张琦不能走,今天,他要让所有人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中医,要成为神医,一鸣惊人,就从今天开始。
离开的实习生越来越多,走了一批又一批,但没人阻拦,反而领导的表情还有些释然。
张琦明白医院领导是怎么想的,医院里的职位本来就有限,实习医生的名额也不多,现在已经严重超标,能主动离开减轻医院压力,何乐而不为呢。
原因其实很简单,医生赚的是效益工资,谁能为医院创收谁就被追捧。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发烧感冒,中医看病开一碗姜汤,最多三幅中药,治好病不超过100块钱。
可轮到西医看病,化验点滴吊瓶,没几千根本下不来。
站在效益工资的角度来讲,西医创收是中医无法比的,再加上治疗理念、观念不同,以及患者的不信任,全国所有医院都是这态度,中医靠边站吧。
西医实习生逐一登记完事后,热门的科室把他们全部带走。
接下来轮到中医实习生,留下来的人不多,很快轮到张琦,工作人员头都不抬的问:“姓名,电话,所在学校。”
“张琦,电话是……,学校是中医药大学。”
草草写完,工作人员说:“一边等着去,一会有科室来挑人。”
登记很快结束,人事部的工作人员懒得分配,直接让科室选人,选不上的就另外再找实习单位。
这就是显而易见的不公,西医实习生可以根据自己大学专业,选择实习科室,轮到中医,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只能像是猪仔一样,等待着被选中,或者被淘汰回家。
上一世,张琦还算幸运没有被淘汰,只不过被急诊科带走。
因为急诊是又累人还不讨好的地方,一般都没人愿意去,看中张琦的原因也是看因为他的身材,急诊么,总是出现非常紧急的患者,来回搬运背送患者都需要体能好的人,说白了就是苦力。
要怪就怪张琦178的个头,身体条件也是这批实习生中最好的,所以才被急诊一眼看中。
其他人腰杆笔直,一脸期待被选,可冯主任看都没看他们,审视一圈,“就你了。”在人群中直接把张琦给喊了出来。
张琦也很无奈,前世今生如出一辙,只能跟在他身后,走向累死人的急诊科。
上一世,张琦被冯主任选中,然后分配给吴立鹏做实习医学生。
吴立鹏这个人张琦很不喜欢,他是协和医科大毕业的,只比张琦大两岁,只不过早一年拿下医师资格证而已,为人却趾高气昂,阴奉阳违,对领导点头哈腰阿谀奉承,对他这个实习生是百般刁难。
主要也是因为吴立鹏是西医高校毕业,本身就看不起中医,再加上他为人两面三刀,跟他实习让张琦没少受气。
后来正式参加工作后,张琦无意间发现他吃药商回扣,告发后还被吴立鹏反咬一口,就此闹的很不愉快,导致后来在三院根本待不下去,逼得张琦只好离职另寻出路。
前世今生经历如此相似,冯主任领着张琦回到急诊,还是把张琦分配给吴立鹏。>>>>本文《医道风云》全文在线阅读<<<<
看着吴立鹏表面上点头哈腰的应承,等冯主任一离开视线,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丑陋恶心的嘴脸张琦只觉得恶心。
吴立鹏端着高傲的姿态说:“本来呢,我是不想带实习生的,特别是你这种中医院校的学生,什么都不会还总是惹麻烦,没办法,谁让我倒霉呢,不过我要提醒你,跟着我只有一个要求,我让你干啥你干啥,不准顶嘴,听见没?”
张琦语气不情愿的回应,“听见了。”
吴立鹏一边走一边说:“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实习导师,你直接受我管辖,你能否顺利毕业都要看我的评语,所以让你干嘛就干嘛?”
张琦懒散的说:“知道。”
“你什么态度?”吴立鹏突然止步,“我是你的实习导师,跟我说话要说老师!”
“是,吴老师。”张琦还是懒散的回应。
他没了脾气,摇头感慨道:“你们这些学中医的,真是越来越不像话,连基本的礼貌都不懂,跟我去坐诊。”
他走进急诊处置室,时间刚好8点,先打开就诊灯,门被推开进来一帮民工,吵吵嚷嚷的簇拥着一位工友过来坐下,七嘴八舌的讲述怎么受的伤。
吴立鹏一点耐心也没有,瞪了这些民工一眼,看都没看就开始写诊断,但这一幕也引起了张琦的回忆。
他记得上一世刚刚参加工作的第一天,也是有这么一批民工来就诊,伤者胳膊只是摔脱臼而已,吴立鹏开诊断,让民工各种拍X光、CT确诊,化验拍片,淋淋飒飒加起来千八百,民工们本来就没钱,各种集资凑钱,一直拖到第二天才拍片,等下午拿到结果后,发现因为长时间脱臼导致骨膜炎。
治疗费又要花几万块,民工又是集资又是凑钱,等几天后拿来钱,这条胳膊的骨膜已经完全坏死,只能截肢保命。
张琦之所以记得清楚,是因为民工在截肢过后,在医院病房里失声痛哭,来城里打工钱没赚到不说,没了一条胳膊还欠了一屁股的债。
当时张琦跟着吴立鹏来查房,吴立鹏还反过来埋怨的说:“谁让你治疗不及时,早拿钱早治疗,胳膊也不至于截肢。”
也是从那时开始,张琦对吴立鹏的印象跌入谷底,同时,他非常同情这位苦命的民工。
命运还是如此安排,吴立鹏写完诊断后,随手交给民工说:“先去拍片化验,确诊了再看。”
工友接过化验单,左顾右盼,受伤的民工抱着膀子试探的问:“这化验要多少钱,贵不贵?”
“去交费处问,我这不管收费,下一位。”
民工们只好离开,难道还要像上一世那样,眼睁睁看着他的胳膊被截肢么?
“等一下。”
所有人集体看向张琦,吴立鹏也皱着眉头,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张琦来到民工身边,托起民工的胳膊轻轻地按压检查了一下,张琦语气温柔的说:“你这胳膊我给你治。”
“您能治?”民工们不敢相信,看向吴立鹏,又疑惑的看向张琦。
吴立鹏很生气,但医生的职业素养,不让他在患者面前发脾气,只能压着火气警告说:“他这胳膊是摔伤,没CT检查不能确诊,万一有骨折骨刺怎么办?”
张琦拖着胳膊轻微摇晃,反驳说:“我按压检查过了,只是脱臼而已,没有骨折的表现。”
吴立鹏怒不可遏,感觉导师的权威受到了质疑,当着民工的面斥责道:“你有透视眼么?你能看见骨头么?万一……”
可是还没等他的话说完,张琦突然用力一扥一托,民工猝不及防,只感觉胳膊传来剧痛,失声尖叫,“啊!”
“你疯了!”吴立鹏肃然站起来,一把推开张琦就要斥责,可下一幕,民工好奇的晃悠了一下胳膊,惊喜连连的说:“我的胳膊好了,能动了,你看没事了。”
“哎呀,真的好了。”
“谢谢大夫,谢谢大夫。”
工友们集体恭维张琦,各种握手感谢,却对一旁的吴立鹏视而不见,张琦却微笑着回应道:
“没事,你这胳膊本来也没大事,一会去药店买点云南白药喷雾剂,再买点沈阳红药口服,一共也花不了多少钱,不出三天就能恢复劳动,不过要小心,别沾凉水别受风,以免二次脱臼。”
“谢谢大夫,真是太感谢您了。”民工客气的握手寒暄,“如果没您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呢,这是我身上的所有钱,都给您。”
民工把兜里皱皱巴巴的零钱拿出来,张琦见状急忙推脱,“用不着,这些钱你们拿去买药,这种挫伤根本不用拍片检查,你这胳膊本来就没多大事。”
客客气气的把民工们送出门,等他们走后张琦刚回头,吴立鹏突然一拍桌子,愤怒的指着张琦喝道:“你以为你是谁,《执业医师法》第三百三十六条规定给我背!”
张琦抱着膀子不言语,吴立鹏气的直哆嗦,怒道:“不会背是吧,我就知道你不会,会背你也不能非法行医!”
张琦突然说道:“第三百三十六条,非法行医罪,是指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人擅自从事医疗活动,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单处罚金;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造成就诊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吴立鹏哑语好半天,突然质问道:“会背你还敢违法?”
张琦反驳:“我没违法,我只是尽我所能的救人。”
“救人,你有执业医师资格证吗,你有处方权么,你还给患者开药,你这就是非法行医。”吴立鹏气的直哆嗦,“你就是实习生不是医生,你没有给人看病的权利,幸亏刚才是一帮什么都不懂的民工,换做别人你给治坏了,你就等着坐牢吧。”
张琦反驳说:“这跟民工没关系,我能看也能治,反而是你,都没仔细看就让他们去拍片化验,你是想多赚点效益工资吧?”
“你!”小心思被戳穿,吴立鹏更加生气,怒指道:“你很厉害是吧,你会看是吧,你不用跟着我,去分诊台,全是患者够你看的了,滚!”
“滚就滚,跟着你这庸医,反正也学不到什么东西。”
张琦撂下这句话开门出去,但这可把吴立鹏给气坏了,追出来大骂道:“你说谁是庸医呢,你个还没毕业的实习生,有什么资格说我,反了反了,还想实习,我这就去找冯主任开除你!”
“随你,庸医。”
张琦根本不跟吴立鹏计较,以他将近50岁人的阅历,对付吴立鹏这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还不把他气吐血。
反而张琦道觉得,能保住民工的胳膊,挽回了曾经的遗憾,这才是他想要的,要么这一世重活还有什么意思。
急诊科是独-立楼区,有自己的手术室和抢救室,大体分为:进入大门是候诊厅、分诊台,穿过走廊玻璃门是留观区,一共100个床位。
再往里走是护士站和医生办公室,隔壁是抢救室,最里面是手术室,二楼是各种化验检查拍片的地方,三楼往上都是病房,规模很大也很正规,一切都是按照国际急诊标准建造的。
分诊台是急诊的第一道关卡,每天来急诊挂号的人很多,有些头痛脑热不懂分科的患者,全都跑到急诊来看病,所以需要分诊台,帮助患者区分需要去那一科看。
在分诊台工作的都是护士,被下放的医生一般都是不听话的实习生,让他们来分诊台,也是为了磨炼心性。
张琦觉得分诊台更适合他,省的在吴立鹏身边受气,原因无他,这实习生导师与实习生关系亲近,俗话说得好,上梁不正下梁歪,如果导师医德医风有问题,学生也会耳濡目染。
另外就像张琦这样的,性格品德都与吴立鹏不合,被分配在一起就是互相折磨互相伤害,所以能早脱身就早点离开算了。
来到分诊台,此刻正是看病的高峰期,患者已经排了几条长龙,护士们手忙脚乱,根本无暇顾及新来的张琦。
张琦也不见外,医院里的规矩他门清的很,走到分诊排队口,把就诊牌子亮出来,招招手说:“这里也可以分诊,患者过来一些。”
急着排队的患者们乌洋就围了过来,瞬间就把这个窗口占满了长龙。
身边的护士正在测量血压,瞟了张琦一眼问:“新来的实习生?”
“嗯。”
护士又问:“不听话被下放的吧?”
“差不多。”
护士检查完毕,给患者开了挂号单,这才对着张琦说:“分诊台的工作很简单,首先是……”
张琦抢着说:“检查患者的生命体征,确定患者是否需要看急诊,按照症状,推荐患者去对应疾病科室挂号,急症患者才需要紧急处理,情况危急的患者可以开辟应急通道,这些我都知道。”
护士淡淡一笑:“还是个学霸,省的我费口舌了,你继续。”
张琦停止把脉,对着患者说:“老大爷,您胃肠有点不好,您应该去消化道内科挂号,这边左转上四楼。”
见张琦真的会分诊,护士们这才松了一口气,只要来的不是什么也不懂的小白实习生,就能帮他们很大的忙。
……
与此同时,急诊科的冯主任,听完吴立鹏添油加醋的讲述后,皱着眉头起身说:“我去看看这个实习生。”
“这小子也太不像话了,我让他去分诊台了,您看看去吧。”
见冯主任走向分诊台,吴立鹏阴冷一笑,“小子,你就等着被开除吧。”>>>>本文《医道风云》全文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