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社会万象 > 完整版:《爱的路上只有你徐唯一》小说全本在线

完整版:《爱的路上只有你徐唯一》小说全本在线

时间:2019-07-11 11:30 来源:https://www.niubiba.cc 作者:侠客
第7章 双面“我们下去找他。”

林妈也没反对,但是依然打了电话跟徐泽麟通报,而后领着人从储物间去了地下室的楼梯。

警员和王队互相交换眼神,如果地下室真有猫腻,为什么能让他们下去?可是没有猫腻,为什么之前不说有地下室?

地下室,厚重的不锈钢门打开。

穿着白大褂的徐泽麟戴着口罩,手套,在各种玻璃器皿和仪器间走动,时不时记录数值。

实验室方方正正,干净明亮。

警员抓了抓头,“徐先生,你怎么把这么大的实验室放在地下啊?”

是想搞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吧?

徐泽麟没有抬头,戴着手套的手拿起一只烧杯,往里面倒入50Ml的蓝色液体,“地面上不安全,最近在研究新药,公司的数据库已经被黑客入侵过一次,如果有竞争对手的公司要拿到数据,可能会把家给我炸了,地下安全系数高。”

王队看着警员,挨着墙壁想要找到暗门,连个缝都没有,敲了敲,也是实心的墙,没什么反应,交谈几句,二人再次离开。

警员上车了还在吐槽:“徐泽麟对医药的研究也太痴迷了,那个实验室全不锈钢的,简直固若金汤,有钱真好。”

王队扣上安全带,“你看看他家里一屋子的挂画,全是各类科学家,这种人就是书呆子,只知道搞研究,白瞎了那么好看,也不知道女人可以多喜欢点。”

而在二人走后,徐泽麟脱下白大褂、口罩手套,走出地下室,而实验室的另外一面若是旋转过来,便是手术室。

夜,天上星辰渺如萤火,窗外有夏虫争鸣。

二楼的卧室没有空调,徐唯一睡得并不安稳,便一点点钻进身边徐泽麟的怀里。

徐泽麟伸臂将她揽住,她怀孕期间体温似乎上升了些,没以前那么怕冷了。

这个孩子,会是什么样子?

徐泽麟只不过因为这个短暂的念头,便呼吸不畅起来。

次日一早,徐唯一醒来时枕边冰凉,找不到徐泽麟,她惶惶不安,赤脚便下了床,套房里找了一圈也没见人影。

她又穿上袜子,趿上绒拖鞋下楼去寻。

林妈说先生不在。

接下来一连几天都是如此,一颗心便天天悬着,无处安放,只要外面有点响动,她都要站在窗户边上看。

不爱应酬的徐泽麟夜夜晚归,好几次她故意装作入睡,等他睡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

不安全感越来越重。

地球不过是宇宙中一粒尘埃,徐唯一也不过是地球上的一粒尘埃。

但这粒尘埃从清水山居消失的时候,林妈和保镖方寸大乱。

北华大厦。

徐泽麟的办公室,占了北华大厦的一整层,恢弘大气,清一色的白,看不到一丝污垢和杂质,办公室是全明玻璃窗,单向视觉,外面看不到里面的一切。

他坐在办公桌前,低头快速翻看文件,而坐在他桌对面的女人,扎着马尾,操着双臂,眉眼间的气势,是骄纵。

此人,就是徐泽麟结婚证上的伴侣,孙晴晴。

桌面上手机铃声响起,徐泽麟接起,还未开口,便听见林妈惊声喊:“先生!先生!不得了了,太太不见了!”

徐泽麟手劲狠狠一紧,“找了吗?”

“找了,哪儿都找了,地下室没有您,谁也进不去门……”

徐泽麟挂了电话,站起来。

孙晴晴嘴角微挑,“呵,徐家的太太,不是我吗?告诉佣人和保镖,不用找了,我跟你回去。”完整版:《爱的路上只有你徐唯一》小说全本在线_WWW.HTTPS://NIUBIBA.CC第8章 替身孙晴晴跟着站了起来,在徐泽麟经过她身边时,亲昵的挽住了男人的胳膊。

此时,办公室门被推开。

白裙及踝的女人站在门口,看到挽臂并肩的男女时,她瘦弱的肩膀忍不住颤了。

徐唯一知道徐泽麟不爱她是一回事,看到他和其他女人在一起浓情相携又是另外一回事。

以前就知晓孙晴晴的存在,那种嫉妒埋在心里,被茂盛的自卑严严实实的遮住。

如今孙晴晴不是在家里每个角落的照片上,而是出现在面前,像镜子一样出现在面前。

光天化日,嫉妒心藏无可藏,从眼睛里钻了出来。

徐泽麟眸深似海。

徐唯一走进办公室,身后那扇门自动关上。

孙晴晴吓了一跳,本能往徐泽麟身后一躲。

徐唯一心生怨怒:“你这么多天早出晚归,就是和她在一起?”

她只觉得心里固守着的宝塔似乎被人一锤锤的敲着,砖石碎落,瞬间便会倒塌。

她吸进鼻腔里的空气生了刺,长出了刀刃,很是锋利。

疼。

孙晴晴原本挑衅的神色一点点沉下来,“你?你怎么会和我这么像?”

不是像,是一模一样,只不过两人的气质完全不同。

“你就是孙晴晴?你不是死了吗?”徐唯一问。

她白色的裙子,长发懒卷披至尾椎,眉眼温柔恬静,可现在她每走一步向前,眼里的光就多几分凌冽。

她不敢打碎家里任何一个关于孙晴晴的相框,怕被徐泽麟赶出家门,可现在,她想杀人!

徐泽麟拂开孙晴晴的手。

这样的徐唯一让他心脏快要跳出胸腔。

北华大厦的顶楼,他从来没跟徐唯一说过这个地址,她却能准确的找到,而且直接上楼。

他走向徐唯一,“你到这儿来做什么?现在先回去。”

徐唯一指着孙晴晴,“她就是孙晴晴?”

真正的太太?

孙晴晴气息同样不稳,她必须宣示主权,“泽麟!你一直用这个女人顶替我?我没有死,我回来了,你以后再也不用跟这个冒牌货在一起了!”

孙晴晴拉住徐泽麟的手腕,她以为徐泽麟这种痴迷研究的男人最专一,现在是要失去他了吗?

徐唯一的所有注意力都只放在孙晴晴身上。

她受了那么多罪,吃了那么多苦,剥皮抽筋,仅仅是为了成为徐泽麟身边不会被遗弃的女人。

而如今呢?

“既然都死了,为什么要回来?”徐唯一目光阴森。

徐泽麟拦在孙晴晴和徐唯一之间,“先回家。”

徐唯一偏仰着头看徐泽麟,“那她呢?”

孙晴晴是养尊处优的大小姐,这三年去外面也玩够了,此时嗅到危险,怎肯示弱?

“你一个冒牌货有什么资格来问我?要不是因为你这张脸和我一模一样,你以为泽麟会要你呆在身边?现在立刻给我滚!”

徐唯一深呼吸,她这辈子只能允许徐泽麟骂她羞辱她。

别的女人,更何况是情敌,想也别想!

徐唯一狠狠扇了孙晴晴一巴掌:“泽麟这两个字,不是你可以叫的。”

孙晴晴哪受得了,抬手就要反一巴掌过去,手在空中,腕却被徐泽麟捉住了,“够了!不准闹了!”

孙晴晴气得眼睛发红,“泽麟!这个冒牌货打我!”

徐唯一又是一耳光甩在孙晴晴的脸上,“我再说一遍,泽麟这两个字,不是你可以叫的!”

这个名字,他教了她多少次,一个字一个字的教,却被其他女人亲昵喊出,她不愿意!

孙晴晴一手捂着脸,而另一手被徐泽麟捉住,根本就不方便还手,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了些什么。

这个替身,可能已经完全替代了她。

思及此,孙晴晴心中害怕极了!